【紫牛新闻】大四女生毕业捐给母校100万母校“回赠”一张长椅

发布时间:2018-06-14 21:47:30

【紫牛新闻】大四女生毕业捐给母校100万母校“回赠”一张长椅

  大学毕业,别人也许还在忙着找工作,有两位女生在即将开始研究生生涯的时候,向学校捐款100万,而学校“回赠”了她们一张永久安放在校园里的长椅。

  22岁的李芷璇和严丹阳是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校区的首批本科毕业生,她们是室友、好闺蜜。港中大(深圳)学生活动中心与图书馆之间的景观池旁有四张长椅,其中一张长椅上镌刻着她俩的名字。

  离开校园前,坐在刻着自己名字的长椅上,李芷璇对严丹阳说:“我希望日后某一天,带着孩子回校的时候,也能指着这一排排的长椅告诉他,妈妈是一个有价值的人,是一个心存担当与感恩的人。是这所大学,把我培育成了这样的人。”

  她们在大学四年生涯中,一起创业,又相继被名校硕士项目录取。毕业之际,她们向母校捐赠了100万元,设立“乐航基金”,用于校友会建设以及学生创业扶持。这是港中大(深圳)接受的第一笔本科毕业生的捐赠。毕业生捐款回馈母校的个案屡见不鲜,但本科生毕业即捐赠,在国内高校实属少有,校方也认为这一举动将载入校史。

  5月中旬,港中大(深圳)举行了“纪念长椅命名仪式”,通过长椅命名的方式来铭记捐赠者对于大学的贡献,共命名了位于学生活动中心与图书馆之间的景观池旁的四张长椅,其中一张就是李芷璇、严丹阳对母校的回馈。

  李芷璇是该校2014级经管学院市场营销专业的学生,最初为了解决自身的需要,误打误撞走上了创业之路。

  2015年10月,大二的李芷璇和室友、应用经济学专业的严丹阳拟报读ACCA的课程,但因学校位置较为偏远,附近找不到培训机构;与此同时,很多本校学生有考雅思、托福的需求,面临同样的处境。她们想到将学生的需求和供应方对接起来,派专人跟外面培训机构谈判,请老师到学校授课。

  李芷璇和严丹阳鼓捣了一个名叫“leadygo”的微信公众号,并且群发了一封邮件给全校同学,告知他们有需要的可以一起组班。后来她们慢慢发现,这些服务可以延伸集结,汇聚成一款校园版的“拼客”产品。

  事实上,随着接触面越来越广,她们承接的业务愈发多元,除了出国留学、学习咨询等教育相关的活动,还包括为本校大学生提供餐饮服务、闲置交易等生活刚需,协助校外公司做广告服务方案、品牌宣传设计,甚至包括替保险公司或者财经类公司策划亲子活动,养老院关爱老人活动。

  起初,李芷璇和严丹阳做的都是“折本让利”的生意,收获的“第一桶金”仅800元。“当时,位于东莞大运城邦的益田假日广场开业,找我们帮忙策划了一场‘小厨神’的营销推广活动,邀请学生去商铺做饭,大家一起试吃,评选谁做得最好吃。”李芷璇说,做活动策划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,前期为了争取合作机会,经常给到对方最低价,相当于韬光养晦的过程,积累更多的案例和数据,让更多的人信任她们。

  “从做生意的角度来说,我性格上偏开朗外向,能够迅速跟人聊得热火朝天,比较胜任市场方面的工作;丹阳属于自律沉稳型,善于规划安排,会将自己的时间全部列成表格,并严格按表执行,擅长日常的运营管理。”李芷璇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,她们俩性格互补,能够在很多事情上形成合力。刚开始,李芷璇做事没有太多规划,严丹阳曾因这个问题跟她多次沟通,教她如何分配自己的时间,怎样使用备忘录、计时表。

  从大二下学期开始,她们的业绩有了起色,也积累了一些经验,慢慢走向正轨。2016年4月,她们一举获得深圳星河集团10万元的种子投资。但问题也随之而至,“最开始想法比较简单,操作空间也比较大,但按照最初的思路去做,很快就会遇到上升的天花板。”

  2016年11月,李芷璇和严丹阳转变了思路,不再把眼光局限于校内平台,开始看到外面的市场,开创自己的教育品牌。她们成立了天乐文化传播公司,帮助一些个体工商户、教育机构策划营销方案,每个项目收取几千元到一万元不等的服务费,在经营半年左右时公司实现了盈利。

  因为是学生,比较了解学生市场,李芷璇和严丹阳后来得到了深圳高级金融学院、高等研究院等业内标杆性机构合作的机会。公司的盈利收入也不断地提升,截至去年已累计帮助合作教育机构创造逾千万营业收入。去年底,有公司提出收购方案,她们的业务估值达到3000万至4000万元。

  未来,她们把希望寄于陪伴式教育,引入朋辈导师的概念,邀请年龄相仿的大学生在孩子学习生活中扮演亦师亦友的角色,不仅仅是关心他们的学习,更关心他们的健康生活和心理成长。

  “现在的年轻家长工作压力大,没有太多时间陪伴孩子,也不太懂怎样教育好下一代。”李芷璇说,从小到大,自己亲历的陪伴式场景非常多。小时候上奥数课,爸爸陪坐在教室听讲,遇到不懂的,他再回去教她;妈妈则每天陪她练习钢琴。李芷璇认为,这是她成长中很正面的一个影响因素,促使她养成了开朗、敢于表达自我的个性。

  严丹阳同是陪伴式教育的受益者,有一个比她大八岁的姐姐,很好地陪伴了她成长。有一些不愿意跟父母沟通的事情,严丹阳经常选择向姐姐倾诉。赴省外攻读本科前夕,姐姐还叮咛她不要总以自我为中心,学会换位思考,试着理解别人的想法和感受。

  “教育不仅仅是传授知识,更多时候还需要传递一种人文关怀。“李芷璇向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提到,港中大(深圳)除了分学院进行教学管理外,还设立了书院制,将学生分入不同的书院,组织各类活动,协调安排他们的日常生活,“大家聚在一起吃披萨、看电影、做饭,让你感觉到生活上并不孤单。”书院融合了很多人际陪伴的元素,李芷璇和严丹阳打算沿袭母校的这种文化,将自己大学接触的教育和辅导进行市场化改造,把朋辈陪伴作为主打特色和市面上教育类产品的有益补充,使老师过去高高在上、德高望重的形象更趋生活化,也让教师职业的含义更为多元、与时俱进。

  创业伊始,没有启动资金,也没有培训场地,让李芷璇和严丹阳陷入困境。当时,港中大(深圳)创新创业中心开设了一门创业课,尽管没有选修该课程,但任课老师听说她们的创业想法后,给她们介绍了调研项目,在公司融资的过程中帮她们做估值分析,提供各方面专业知识的补给。除此之外,学校也为她们对接了很多初期支持,愿意在周末把闲置的教室借给她们作为活动场地使用。严丹阳说,只要她们有需要,学校都会对接各部门的老师予以帮助,大到方向上的指导,小到具体事情的取舍。

  作为首届本科毕业生,李芷璇和严丹阳对学校有着特殊的感情。今年毕业时,她们向母校捐赠100万元,分5年完成。严丹阳说,目前正处于创业初期,需要庞大的现金流,一百万的捐赠对她们目前来说确实是一笔很大的支出。待100万元捐赠完毕,还将继续捐赠,“我们想做的是一个源源不断的定期捐款。五年一捐,让基金能够一直持续下去。”

  本科毕业即捐赠母校较为罕见,尤其是在创业爬坡阶段,捐赠更显难能可贵。为何会选择在毕业捐赠呢?“我们投身教育行业,一部分原因是受到学校教育的启发。我们希望能够形成回馈母校的传统,尤其在商学院这样一个很讲究校友团结互助的地方。”李芷璇说,她们的初衷是支持学校、学生的发展,让更多同学意识到他们毕业后如果有所成就,可以回报母校。

  说起李芷璇与严丹阳,学校的老师赞不绝口,尤其是学校创新创意创业中心的老师赵雨思。赵雨思回忆道:“在创业期间遇到了难题,她们就会过来创新创意创业中心跟老师寻求指导性建议,甚至有时候还聊到半夜。”

  对于两人的百万捐赠,中国工程院院士、香港中文大学(深圳)校长徐扬生说:“这是学校接收的第一笔来自毕业生的捐赠,必将载入校史。母校为他们感到自豪!”

  小学时,李芷璇所在的班级举办过辩论赛。“当时胜负欲很强,喜欢跟人家讲道理。我从小就爱表达,可能跟我妈是语文老师有关,所以对这个方面比较有兴趣。”之后,李芷璇慢慢接受到比较系统的训练,高中的时候,还参加过北大高中生辩论选拔赛。

  严丹阳热衷于DIY建筑模型、微缩盆景,这些手工活一方面帮助她放空自我,整个人轻松下来,另一方面也让她静心专注,思考未来发展的事情。

  “我的兴趣爱好都比较偏于表达类,很难说我到底是先喜欢上辩论,才变得会表达,还是我本来会表达,所以我喜欢辩论。我觉得这是一个互相影响的过程。”李芷璇说,这也影响到她们如今开发朋辈陪伴的教育产品,“孩子们的一些兴趣爱好,有助于他们的性格形塑。我们可以帮他们放大,找到个人的特点,激发所有的潜能。”

  李芷璇和严丹阳看好教育行业。“未来十年到二十年,尤其是中国二胎政策放开之后,教育行业肯定是朝阳行业,呈现上升趋势。”而从业内来看,很多机构都曾设想或尝试过做陪伴式教育,但目前还没有树立一个标杆。她们计划通过产学合作的模式,跟更多的大学取得合作,把这个事情做得更规范、更好,建立一个可量化的行业标准,让更多的高校资源进入到辅导当中。

  目前,李芷璇被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金融理学硕士项目录取,严丹阳被香港科技大学经济学硕士项目录取。之后该如何平衡学业与创业?严丹阳说,她们俩将在保证成绩正常的情况下将更多精力投放到创业上,因此也是选择了在离公司较近的地方读研。

  又将有一批学子踏入大学校园,开始人生一个崭新篇章。大学四年应该怎样度过?也许李芷璇和严丹阳这样的故事能够给未来的学子们一些参考。